当前位置: 澳门新葡亰信誉平台游戏 >> 视觉 >> 菁菁校园 >> 正文

曼珠沙华的爱恋

日期:2011-04-03    作者:    编辑:     编号:    来源:     点击:

第三届“听枫杯”创意写作大赛获奖作品选登

曼珠沙华的爱恋

2010级旅游管理(2)班 郑世玖

佛说,第一眼决定缘分。第一眼,是透着寂寥的天空下不经意的一瞥,却紧紧拴住了不安分的心,绷起了落满尘埃的琴弦,偷偷跳动。是琴也是心。落英缤纷的雨天,氤氲着,湿透了我的笑意,散不完的妩媚与娇羞,尽数飘零,直到一地落满花的嫁衣,我们相约在尘世里。母亲啊,你我的第一眼,是否承载着你太多的痛楚,而我的眼里,是否在等着太多对你的感激与爱恋呢?

是的,我们穿越了曼珠沙华的爱恋。

再求学的寂寞旅途的暗夜里,我点起一盏心灯,渐忆起母亲的形象。记忆忽地零落成纷纷碎片携带着母亲尘封的泪水,沉淀到心的深渊。

风在时光里微微摇曳,吹散的是记忆,吻不干的却是泪水。

今年我18岁了,过去的六年里,我曾任性过,叛逆过,困苦过,伤心过,甚至是绝望过。2004年,我12岁,爸妈为了我和弟弟的学费被迫背井离乡,外出工作。那时候的我刚上初一,稚气未脱,乳臭未干,也不知道他们这样的离开意味着什么,我只知道,我没有哭。

后来,我渐渐懂得了,我必须得独自一人撑起一个12岁和8岁的天空,必须得坚强的守候一个少年和一个孩童的苍穹,我终于明白,我得扮演弟弟的爸爸妈妈,教育他,呵护他,陪他开家长会,交学费,买衣服,我得在他受委屈时给他温暖的怀抱,也得在他犯错的批评他;我也要做好他的姐姐,指导他、爱护他,也还要做他的良师益友。到后来,我才明白,我始终给不了他想要的那种感觉,甚至让他开始恨我。于是我也开始恨爸爸妈妈,恨他们忍心抛下我俩,留我一人承担这不可推卸的责任。记得我有一次发烧了,头痛得格外剧烈,连床都下不了,我强忍着泪水,硬撑着下楼拧了一块帕子放在额头,是谁告诉我当我想哭的时候,抬起头望着天空,眼泪就不会掉下来了?可是,为什么我的枕边尽是冰凉?我的母亲,你在哪儿?为什么你如此狠心,一去就是六年?

风决定了蒲公英的方向,你决定了我的悲伤。

青春的花开花谢让我疲惫不堪却不后悔,四季的雨飞雪飞让我心碎却不堪憔悴,而那一袭伤感总带有泪的掌心掬起。

2009年,我高三。面对高三的那一堆垒得似墙的资料,我不得不压抑着自己,可是回到家,那种寂寞孤苦的寒意让我好生颓废。于是,我偷偷地买了去东莞的火车票,也并未通知家里的任何人。恐惧与兴奋不断的充溢我的身体,毕竟第一次独自一人坐火车,毕竟五年未见那朝思暮想的母亲。我以为我的“计划”天衣无缝,可怎知爸妈终究在我去的那天晚上知道了这个“秘密”!我以为,我又得挨骂了……

可我始料未及,母亲为此,一夜未眠!远远的望着那个有些佝偻的身影,步履有些蹒跚的朝我走来,近了,她两鬓斑白,上额微皱,双眼深凹,两颊突兀,下巴尖翘,我的眼睛弥漫着一层薄雾,眼眶开始发热,似乎有温热的东西离开我的眼睛,我抬起头,看见蔚蓝的天空,对着我发呆。

那固有的劣性依旧抵不过一袭温柔,流浪般只身天涯,却抵不住浓浓的思念。

你们知道吗?曼珠沙华的蕴意是“离别”。母亲,你说,我们是不是穿越了曼珠沙华的爱恋呢?

浪迹天涯思念漂洋过海,有谁能知?更多的思念,跟多的往事,更多的回忆时序的窗棂,爬上年龄的风帆,蒸发到每一片欣然飘逝的云彩,如雨儿般陨落到记忆的边缘,或者是凝结成月光下的露珠,隐藏于阳光的阴影,记忆却依旧停留在思念的沉醉里。

忽然落泪而念:妈妈,我爱你。少年,壮年,此生。依然,始终,永远。





上一条:那歌声,那雨声


打印】 【关闭

热门文章
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